首页 创业指南 致富视频 网上开店 养殖视频 创业项目开店经验创业杂谈如何创业技术资料创业防骗项目分析微信营销农村创业投资理财
  • 养鹅技术
  • 甲鱼养殖
  • 河豚养殖
  • 养鱼技术
  • 湖羊养殖
  • 养鸭技术
  • 竹荪种植
  • 狐狸养殖
  • 养鳖技术
  • 斗鸡养殖
  • 养猪技术
  • 养牛技术
  • 养鸡技术
  • 野兔养殖
  • 仔猪养殖
  • 养鹿技术
  • 养蛇技术
  • 香猪养殖
  • 蘑菇种植
  • 养龟技术
  • 黑木耳种植
  • 金地菇种植
  • 香菇种植
  • 野猪养殖
  • 母猪养殖
  • 食用菌种植
  • 麝香鼠养殖
  • 生猪养殖
  • 海参养殖
  • 梅花鹿养殖
  • 水貂养殖
  • 长毛兔养殖
  • 奶牛养殖
  • 火鸡养殖
  • 蜈蚣养殖
  • 蝎子养殖
  • 养蛙技术
  • 林蛙养殖
  • 娃娃鱼养殖
  • 波尔山羊养殖
  • 山鸡养殖
  • 肉鸡养殖
  • 豪猪养殖
  • 养虾技术
  • 对虾养殖
  • 蛋鸡养殖
  • 肉兔养殖
  • 獭兔养殖
  • 石蛙养殖
  • 蝇蛆养殖
  • 蜜蜂养殖
  • 黄粉虫养殖
  • 山羊养殖
  • 水蛭养殖
  • 蚯蚓养殖
  • 土鸡养殖
  • 肉牛养殖
  • 竹鼠养殖
  • 鸽子养殖
  • 土元养殖
  • 黄鳝养殖
  • 泥鳅养殖
  • 养羊视频
  • 其他视频
  • 新疆出土鸡鸣枕研究

    时间:2017-08-23 09:51:54 来源:精华创业网 本文已影响 精华创业网手机站

    相关热词搜索:鸡鸣|新疆|出土|研究


      摘要:鸡鸣枕,即形状像鸡的枕头,古人将枕与鸡的造型相结合,大约出现在汉代。新疆地区曾出土过多件汉唐时期的鸡鸣枕,这一特殊的葬具承载着深刻的文化意蕴及内涵,体现着人们对死去亡魂的美好祝愿。本文试图通过对新疆各地区出土鸡鸣枕制作材质及基本造型的研究,阐释新疆地区古代文化发展的多样性和特殊性。
      关键词:新疆;鸡鸣枕;研究
      一、鸡鸣枕的由来
      《说文解字》中记载:“枕,卧所荐首也。”从考古资料分析,最早的枕头为石质的,没有人工处理的痕迹。最早成型的枕头出现于商周时期。据东晋王嘉的《拾遗记》记载:“次检宝库中,得一玉虎头枕,眼皆有伤,血痕尚湿。”宋人高承的《事物纪原》卷7引用此事时断定,“则商纣之时,已有其制矣。”
      鸡被称为德禽,源自汉代《韩诗外传》:“头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时不失者信也。”随着制枕技艺与材料的发展,约至汉代,古人将枕与鸡的造型相结合。鸡鸣枕的使用昭示了一种丧葬文化中的“重生”之说。鸡一贯就被视为吉祥的象征,为世俗的信奉崇拜。鸡被古人视为吉祥物,不但是由于“鸡”与“吉”发音相近,而且在古人看来,鸡和太阳、光亮、希望联系在一起,鸡叫就是新一天的开始,鬼就走了,由于鬼是在夜晚活动的生物,是见不得光的,所以鸡是以阳克阴的神物。民间另有一种传说,年龄小的孩子在鸡鸣枕上睡觉能够变得更聪明、更灵巧。
      从现有资料来看,鸡鸣枕多作为明器使用。“鸡鸣”与“机明”谐音,寓意死者枕鸡鸣枕可以使死去的亡魂在鸡鸣中保持一个清醒的灵魂。公鸡的形象威武,人们将其视为可以避邪的吉祥物,“大鸡”即“大吉”,头下枕鸡为“大吉大利”。时至今日,中国民间多地仍保留着为死者使用鸡鸣枕的习俗。新疆地区曾出土过多件鸡鸣枕。本文采用文献研究法、图像学分析法、类型学分析法研究新疆地区出土鸡鸣枕的造型特征和文化内蕴,并且以此来研究新疆地区本土文化与中原及西方文化的融合与碰撞。
      二、阿斯塔那墓地出土的鸡鸣枕研究
      从1959年至今,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群陆续出土了很多件鸡鸣枕,但大部分已经残缺不全。现存于吐鲁番博物馆里的鸡鸣枕(图1),用麻布制作而成,颜色为浅黄色,鸡冠栩栩如生,用红绢缝制,眼睛和羽毛是用黑色的线绘制出来的,填充物为麦草,枕头高度为7.8厘米,长度为26厘米,是这一时期出土鸡鸣枕的代表,其年代在十六国至南北朝时期。同一时期,在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葬区出土了大量汉文文书,亦称做“吐鲁番出土文书”,其中的遣册在随葬衣服疏部分都写有“鸡鸣枕一枚”“鸡鸣枕一只”“鸡鸣枕一具”,时间从公元6世纪开始,一直延续到唐代。鸡鸣枕在死者随葬品的清单里,每一件都记录得十分清晰。可以看出,鸡鸣枕在吐鲁番地区有较为普遍的使用。
      阿斯塔那古墓群是西晋至唐代高昌城居民的公共墓地,以汉人居多,同时还葬有车师等少数民族居民。在阿斯塔那墓的挖掘过程中超过一半以上的死者都有在头下枕鸡鸣枕的丧葬习俗,他们面部普遍使用覆面,墓顶上一般有伏羲女娲图绢画。由此我们可以得知,鸡鸣枕在当时已经是一种比较常见的葬具。
      细观吐鲁番周边地区出土的同一时代不同材质的枕具,通过分析这些枕头的材质与造型,可以推断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出土的鸡鸣枕是中原汉文化在此地区的沉淀,随着鸡鸣枕使用时间的延续,使用人数的增加,使其逐渐成为一种习俗化、仪式化的葬俗。
      三、巴达木墓地出土的鸡鸣枕研究
      2004年巴达木墓地出土了3件布枕,其中编号M230:3为鸡鸣枕,与阿斯塔那墓出土的鸡鸣枕一样,也为淡黄色麻布缝制。草木灰为枕头的填充物。长度为11厘米、宽度为4厘米、高度为5厘米,是一件残品,年代为唐代。值得注意的是,这件鸡鸣枕与阿斯塔那墓出土的鸡鸣枕有所不同,此鸡鸣枕为双头鸡鸣枕(图2)。
      笔者通过查阅大量资料发现,西方文化中的双头鸟形象与双头鸡鸣枕有着或多或少的微妙关系。双头鸟是佛教壁画中经常使用的题材,也被称为共命鸟,此物的形象起源于佛经。在克孜尔石窟壁画中曾出现过双头鸟的形象,在壁画中这种鸟被称为金翅鸟。其中172窟的天象图为主室券顶,绘制时期在南北朝至唐初期。第8窟的金翅鸟绘制时期在唐代以后。
      在巴达木墓地的挖掘过程中,1号台地白(转自:wWw.JIN10086.CN 精华创业网:新疆出土鸡鸣枕研究)氏家族莹院M107出土粟特文书,2号台地康氏家族荃院M247出土了粟特文残片。其他还有白姓龟兹人、康姓康国人(粟特九胡姓国的宗主国)、天竺人(印度人)等。另外,这一墓地保存较好的干尸,人体特征为长颅,脸庞上宽下窄,高高的鼻子,深深的眼窝,黄色的头发。所以,从此墓中出土的文书、墓志及人体特征来看,可以得知在巴达木墓地中部分墓主为翻氏高昌国至唐西州时期汉化的胡人。他们在高昌国、唐西州汉人政权的统治下,葬式、葬俗上吸纳、融合了汉族的葬俗,如墓葬的形制、汉文题写墓志等。
      这一发现,为双头鸡鸣枕的出土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巴达木墓地的墓主人在丧葬的习俗上融合了中原汉族的丧葬习俗,在丧葬过程中使用鸡鸣枕,又将鸡鸣枕的造型与西方地区的双头鸟、共命鸟的形象进行一个完美的结合。
      单头的鸡鸣枕在我们看来似乎并不奇怪,因为在我们的生活常识中鸡的造型就应该为一头一尾才为正常,而且在当代的社会中依然有些地区保留着这种丧葬的习俗。而双首鸡鸣枕的出土却使我们眼前一亮,在前期的考古工作中甚至有学者认为这或许是当时制作鸡鸣枕人员的技术错误,但随着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这种结论被推翻,更多的学者认为,这种现象正是新疆本土文化与西方文化融合的体现。
      四、尼雅遗址出土的鸡鸣枕研究
      1959年考古学家对尼雅墓地进行挖掘研究,在1号墓葬挖掘中发现了一座夫妇合葬的汉墓,夫妇二人枕着两个相同的鸡鸣枕,枕头的长度为46厘米,宽度为16厘米,高度为10厘米,枕头是用织锦缝制而成,带有“延年益寿大宜子孙”字样,枕头的中间是凹下去的,两端是鸡的头,鸡头上的嘴巴是尖的,鸡头的上面有鸡冠,像锯齿的形状。此枕填充物为植物茎秆。这件造型独特的枕头,被称为“延年益寿大宜子孙”锦鸡鸣枕(图3),枕头上面有代表祥瑞的字样,还有中原地区传统的祥云、瑞草图案。尼雅人选用这种特殊的织锦,代表的是其希望性命延续的美好愿望以及对后世子孙真诚的祝愿。此枕缝制的时间大约为东汉时期。